2周前 (01-11)  原创文章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“桐”大概是中国文字里最美的字之一了,不信请看名字,雨桐、欣桐、晓桐、子桐、佳桐、语桐……层出不穷。我最喜欢带桐的名是青桐,金庸《书剑恩仇录》里 “翠羽黄衫”的霍青桐是英气勃发的奇女子。

中国梧桐,因树皮呈绿色,又被叫作青桐,青桐是古代传说里能引来凤凰的仙树,词牌名有《凤栖梧》,李白也有“宁知鸾凤意,远托椅桐前”的感慨。青桐的传奇还在于它的木质适合做古琴,弹出高山流水。一方轻木,有传说,有音律,有苍凉。记得唐寅有一幅画,叫《桐阴清梦图》,一把摇椅,一棵青桐树下,文人闭目得闲,物我两忘,神游天外。青桐,是一种糅合文化、音乐、境界的仙气飘飘植物。

我们城市里随处可见的还有法国梧桐。法国梧桐,说是梧桐,其实是国外的一种悬铃木。作为带着民国记忆的树种,南京、镇江还保留了很多法国梧桐。

对我们70后而言,最熟悉的桐其实是泡桐。“清明之日,桐始华”,桐花开的时候,二十四节气就进入清明时分了。

小时候的乡村,哪里有现在如此多的紫薇、玉兰、木绣球开花大乔木呢?春天除了槐花,就是一树树淡紫的泡桐花分外醒目。泡桐生长极其迅速,木质松软,几年就能长高很粗,桐花开的时候,满树繁花一树淡紫,但是因太高,我们只能在树下仰望,蓝天下的泡桐舒展了优雅的身姿,开着小喇叭状的桐花则站在最高的枝头,离群索居孤芳自赏。如果有善解人意的家长,会用长竹竿绑上镰刀锄头,帮我们勾些花枝下来。更多的时候,是耐心等待,桐花肯定会慢慢掉落,我们会一拥而上,捡拾起玲珑可爱的桐花。桐花像小唢呐,肥厚的花瓣呈弧形五裂,花瓣边缘是白色,中间有深紫斑点,像洋地黄花朵。直到花心部分,是渐变的淡色,柔和的过渡让人惊叹大自然的神奇,最后花萼处的花瓣是紫色,紫色淡雅白色素净。嘴巴馋的会吸吮小喇叭花后的花蜜,其实只有些微的丝丝甜,也被童年当作琼浆玉露;女孩会收拾起桐花,用针线穿起花瓣或者花萼,就是富贵典雅的淡紫手环项链。调皮的男孩子会把毛茸茸的花萼串成蛇状,藏在女孩常去的地方,引来阵阵尖叫和笑声。

桐花的味道很奇怪,不是桂花的熏香,茉莉的清香,而是一种带了腐败气息的甜香,却不让人讨厌。每次闻到泡桐花,看到满地肥硕的桐花,就会想起泡桐树下欢笑追逐的童年。桐花不像桃花樱花,飘落满地有让人怜香惜玉的凄清感觉,有的只是春逝,只是植物的生生息息,现在的泡桐花是没有孩子稀罕的。

泡桐树也是,由于生长过于迅速,木质疏松不能打家具,在乡间基本等于废树。泡桐跟构树一样,是生命力非常旺盛的树木,会经常不经意地出现在城市意想不到的地方。记得去年某名记者微信圈就发了长在五楼楼顶的一棵树,楼顶边缘没有一点泥土,说赞叹生命的茁壮,我一看叶子,乐了,不就是泡桐吗?市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道署衙门旧址的古建筑屋顶,就长过一棵茁壮的泡桐树,后来被清理。早几年天慧园附近一棵六七层楼高的大泡桐因空心倾倒也成了新闻。

泡桐,就是这样随性,用你想不到的方式,与你相逢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buggycn.com/2027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