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01-12)  随笔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天空飘逸着洁白的云,地上洒满着和煦的阳光,轻轻的微风在树梢上盘旋一阵后,穿梭过乡间的小路,闯进农家小院里,不断地敲打着窗棂,搅醒了猫了一个冬天的农民。

“七九河开,八九燕来”。这谚语说的是黄河一带中原地区的气候。可是,在黑龙江的一些地区,虽然,节气已经到了春分,这里还是有些春寒料峭,积雪渐融,大地上还没有人欢马叫闹春耕场面,偶尔看到三三两两的在田间忙碌的人,立刻会给人们一种兴奋愉快的感觉,这是喜春的农民在挥锹抡镐修整田垄,锹镐的声音,催着土地从鼾睡中快快醒来,农民如火的心,燃烧的情驱着春寒,融化河开,迎接燕归来。

春天在东北,第一个印迹彰显在炊烟袅袅乡村里,春天的门楣首先立在农家小院的门前。几个月的冬天,寒冷减少了农民户外活动的时间,猫了一个冬天的人们非常渴盼春天的阳光,喜爱轻拂面颊的春风,男女老少纷纷地走出还有些阴冷小屋,一边活动着身子骨,一边站在门口同左邻右舍的邻居们互相打招呼,唠嗑,一个个新鲜的故事,像这微风一样一下子吹满了村庄,谁家新添了大型农机具,谁家新置了小轿车,谁家的土地又扩大了几百亩,谁家的儿子又考上了大学,谁家又住进了别墅……

农家小院的门前,热热闹闹仨一伙,俩一块地人在聚堆,唠的是春天的嗑,讲的是春天的故事,家雀在头上绕着飞,想偷偷听听说的啥,鸡鸭鹅喳喳叫,围着主人凑热闹。

东家的院门拉开了,一台红彤彤拖拉机开了出来,耳朵上夹着一个烟卷的“王四轮”调皮地按了几下喇叭,路上飞起一片尘土,一缕青烟飘向田野里,它的身后黑黝黝的田垄泛起油光。

马达声震碎了门前池塘里的薄冰,消融的雪水漫过了河床,越过沟沟坎坎,唱着轻悠悠歌泻满在稻池里,耙地机也旋转起来,舞动出的热浪一层层滚向天边。

西院王大妈扎着花头巾,风风火火地拽着和刚过门的儿媳妇乐呵呵走出门,左右邻居可能一个冬天几乎没有见过面的原因,今天一露影,这个热乎劲真叫人感动。

“她婶子,干啥去了,一个冬天捂这个白啊!”胖婶在小院子亮起了大嗓门。

“大姑娘前两天猫下了,我们娘俩去下奶。生个胖小子”。 王大妈向胖婶白着手,当姥姥有了喜滋滋的自豪感。

“下奶也不带点啥东西?真抠……”瘦爷爱开玩笑,不分男女都闹笑话。

“这年头,人家啥也不缺,扔一沓钱就得了,像你呢,一分钱能攥出血来。”。

“哈哈——”女人的笑声和春天里阳光一样暖洋洋的,掉在地上都热火。

春在农家小院里发了芽,小园里那棵樱桃树泛青了,被大雪压迫一冬的韭菜拱破了土皮,绿油油喧耀着身子向主人问好。主人家的大哥歪戴帽子正在垒墙头,除了把墙加高一点外,还特意插上些柳条,意思是告诉大家,他们开始种园子了。脱去大棉袄二棉裤的快嘴大嫂在旁边种着小白菜,水萝卜,嘴里闲不住和丈夫唠些什么,丈夫让她不要吱声,听听村里的大喇叭在讲育稻苗的课,妻子的嘴角上洋溢着喜悦,丈夫的眉宇间流露着满足。再过几天,春水浸润的小园子里将浮起一片绿色,绽开着花开的希望。

春到农家,阳光暖暖,农民心儿浸润着甜蜜,绵绵的情思在土壤中缓缓流淌。

春到农家,微风轻拂,农民的激情和活力,在如诗如画美景里尽情的释放。

春是一幅多彩的画,我们的父老乡亲都是画中的人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buggycn.com/2038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