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01-12)  美文精选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在连绵起伏的山脉之上,在深绿翠碧的林海深处,在团结和谐的寨子中,小城镇的广场中央,一群约莫七八岁的小孩手拉着手,围着一个圈,跳着,转动着,欢喜的唱着:“糯米花,清明粑,小树吐新芽;过了年,莫了闲,阿耶阿娘动锄镰……”

乍暖还寒,二月的风带着寒意,细雨蒙蒙,群山隐在一曲曲婉转呢喃的布依山歌之中。路旁的电线杆上,三五只乌鸦停在上面,耷拉着头。翻看老黄历,今天是农历的正月二十九,正是布依族的一个传统节日——了年。布依族人家过“了年”,十分热闹,在了年的这一天,人们从早忙到晚,杀鸡宰鸭,打褡裢粑,舂清明粑,家家户户如此。

俗话说,每逢佳节倍思亲,好些年来,镇里敬老院的老人们在传统的节日里,守望的是无尽的孤独,等待的是漫长的黑夜,从没有像在今天,脸上绽放着灿烂如花的笑容。今天,小镇敬老院与以往不同,也洋溢着一片喜庆的节日气氛,院里的老人们在院长罗加兰的带领下,也跟着忙上忙下,有的洗着菜,有的刷着碗,有的往大灶里加着柴禾,高龄的坐在火坑边聊着天。

一阵电话铃声响起,民政办工作员小覃拿着电话跑到院坝上,边跑边喊:“罗姐,有你的电话”。一位清瘦的女子放下手中正要清洗的菜,从木凳上站起来,双手在围裙上揉搓几下,接过电话,摁了接听键,喂了一声,电话那头立即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加兰,还没忙完吗,打了几个电话你都没接?”“是啊,我电话没揣在身上,老人们的菜饭还没做好,我还在给老人们洗菜呢,不说了,先挂了哈。”不等那边说完,罗家兰挂了电话,又去忙这忙哪。

今天是“了年”,罗加兰怕老人们没有亲人来看望而感到孤独,便安排人手为老人们做一顿好菜好饭,开心的过上一个欢庆的节日,想尽心思地去逗老人开心,所以敬老院才有这样的热闹气息。刚才来电话的便是罗院长的丈夫。今天的敬老院,也同布依族人家一样,漫溢着节日的气息,该有的节日程序一个都不少。罗加兰带领着民政办的工作人员及老人们,杀鸡宰鸭,蒸五色糯米饭,打褡裢粑,舂清明粑,忙得不亦说乎,老人们也欢喜无比。下午六点,电话又响了,罗加兰接了电话,“加兰,回来没有,全家人都在等你吃饭呢!”听着丈夫的声音,罗加兰沉思了片刻,说道:“不等我了,你们先吃,我在院里和老人们一起吃了”。不等电话那边说完,罗加兰再次挂断了电话。

在敬老院与老人们吃完晚饭,收拾干净,检查完所有的门窗,已经是十一点了,老人们已经进入梦乡,敬老院又恢复了寂静。罗加兰拎着包从办公室出来,打着哈欠下楼来,骑着摩托车,穿梭在无边的黑夜里。

平时里,一有空,罗加兰就会带着同事,走乡串户去了解各村组五保户老人的情况。老人最难改变的就是思想观念,院里的老人生活习惯不同,容易产生矛盾。院里大多老人手脚不便,生活无法自理,有的老人亲人不在身边,会时不时发些脾气等。罗加兰将老人的情况做成档案册,不同的老人用不同的方法对待。血压高还喜欢多吃的就尽量控制饮食,身体健朗的就让他担任小组长,老人想家的时候她还会联系他们的亲人到院里来探望老人。昂涛村智障老人王太文、吴碧先老两口,以及板用村聋哑老人侬阿哑,也是因为观念问题,不想到敬老院,罗加兰多次上门核查情况后,并先后成功动员三位老人入院。

转眼间,又是谷雨过完,春天算是结束了。天气是一天一天的热了起来,那些破门而入的暑气,像太阳打破了砂锅,丝丝凉爽也无比珍贵。气温骤增,在每个黄昏,蚊虫频频来袭。敬老院附近的杉树林中,也响起了阵阵悦耳的蝉鸣,田野上,农民的镰刀、犁锄,正在精装上阵,实施着丰收计划。看着疯长的庄稼,农民的脸上展露出灿烂的面容。可是,在这时,罗加兰望着火辣辣的阳光,却愁着脸,沉思起来。

罗加兰初到敬老院上任时,工作人员就向她汇报说:“罗院长,70多岁的韦海台、杨信友两位老人从不洗澡,每次我们去劝她们洗澡时,两位老人总是生闷气,不理我们,现在身上散发的臭味简直无法形容了”。

罗加兰愁的就是这桩事,她心里清楚,不洗澡很容易引起多种疾病,这对老年人的健康是极其不利。罗加兰站在二楼办公室前走廊上,望着院坝里晒太阳的各位老人,有的在梳理着蓬乱的头发,有的挠抓着身体上各个部位的瘙痒。看着这一切,罗加兰忍住心里的难过,暗自下定决心,要好好的照顾每位老人,她常说:“老人的今天,就是我们的明天,我们没有理由不照顾老人,不为老人服务”。

“韦大妈、杨大妈,你们还没有睡啊?”明月千里,镇上灯火几点。罗加兰轻轻推开韦海台、杨信友两位老人寝室的门,手里提着一袋水果。两位老人坐在床上,看到罗加兰的到来,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,自顾自的交谈着。屋里散发着怪怪的味道,和着夏夜炙热的空气,着实让人感到窒息。罗加兰找了张凳子坐下,把水果削皮后给两位老人送过去,两位老人迟疑的接住罗加兰的水果,干涸深邃而苍老的双眼充满着疑惑。“韦大妈、杨大妈,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特地来看望你们,多了解一些你们的生活状况,你们有什么需要,都可以和我说,我帮你们解决。”两位老人没有理睬她,也不与她搭话。罗加兰并没有感到局促不安,反而是静静地观察着两位老人的一举一动。“韦大妈,我帮你吧!”看到韦海台老人挠背艰难,罗加兰立即起身上前,韦海台还来不及拒绝,一双玉手已经伸进韦海台的后背。韦海台老人由于长期不洗澡,身上异味突出,背上多处都挠起了疮,罗加兰每当双手触碰到韦海台身上的脓疮时,心里是揪心的痛。

罗加兰心里明白,老人年纪大了,手脚不灵便,但又怕麻烦别人,或是对工作人员的不理解,甚至感到害臊。于是,每天晚上,罗加兰都来到两位老人的寝室,找两位老人话家常,谈心,渐渐的便熟识了起来,两位老人的话也多了起来,什么都和罗加兰唠。罗加兰不顾老人身上的异味帮老人挠痒、敷药,像女儿一样给老人端水、送饭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罗加兰慢慢的走进了老人的心里,在她的劝说下,两位老人终于同意让她帮助洗澡。

雷声远逝的午后,罗加兰清瘦的身子站在二楼办公室前的走廊上,朴素的庭院里,老人们都换上了洁净的衣服,头发整洁,面容精神,看到此情此景,她会心的笑了……

  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buggycn.com/2041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