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周前 (01-14)  随笔日志 |   抢沙发  0 
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我客居的房舍在一所大院子的东南角,院内树高草绿。东靠院墙,院墙外是沿江的桉树林。树林繁茂,树下开着菊盏般碎花的野草爬着葶自由疯长。密密实实地覆盖住地面,间或站着一丛芦苇,旁着一个鱼塘。这简直就是一个小原生态园。大小各色的鸟儿多,吵吵嚷嚷的蛙更多。

大晴天的晚上,蛙也是叫,只在东墙外的鱼塘边,稀稀落落的。似乎在为昆虫队伍领唱,蛙们高声唱,虫儿们低声和。这小夜曲从水草的根上漫过树林的暗影,飘浮在朦胧的月色,静寂,悠远。偶尔,也会有几声犬吠从菜农的园子里传来。亲切,仿佛置身于乡村的旧梦。伫立高楼,沉浸在一片天籁里,思绪飞越千山外。似乎看到皂角树下的院落,荷塘的暗影,黑黢黢的田野被一弯白光切开。远处,静卧的山的脊背。

一场大雨后,蛙们发疯似地叫。由近到远,千万只蛙连成片地叫。似乎,每棵草根底都伏着一只蛙,每块砖石上都蹲着一只蛙。蛙鸣的波涛汹涌,绿意盎然,透着一股股湿漉漉的气息。蛙的叫声温润着身体的每个细胞,滋养出绿茸茸的田园情愫。喝足雨水的蛙们铆足劲儿鼓着腮帮子,千万只蛙敲鼓唱和,合奏出激越的田园交响曲。蛙是吟唱节令的高手,它们是属于庄稼的。一场场雨水后,它们喝足了岁月带来的经年老酒,发酵出对土地的厚爱。把月亮叫得更明亮,把太阳叫得更热烈。在蛙的鼓噪里,小飞蛾折叠起翅膀,小青虫长不出翅膀。在蛙的鼓噪声里,老农民从一缕烟草香里露出微笑。听着蛙声一片,心的浮躁渐渐地熨帖下来。在这热闹的交响曲外,却参杂一两只土蛤蟆的叫声,低沉,沙哑,有几分苍凉。落入耳膜,不禁让人一震,没来由生出一种喧嚣外的寂寞。

如果院墙外不是一片撂荒的桉树林,而是一大片稻田。千万只蛙们伏在稻秧的根部,或者蹲在稻田埂子边草丛里。有萤火虫提着灯笼飞过,有月光朦胧在黑油油的波浪里。那些熟稔农事的蛙们该有多快乐呀!可是,眼前的这片桉树林也会成为规划土地的一部分。或许,要不了多久,这片自由自在的草木也会被钢筋水泥所代替。在村庄行进的路上,总有些痛要舍弃,总有些声音喧响在记忆。想到此,不禁为蛙们的时运而悲叹了。

不管怎样,听到蛙叫总是一种幸福。今晚,窗外又是蛙声一片。飘摇江湖,人世变迁。唯这土色的乡音,不曾变。

 

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步步文学社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buggycn.com/2064.html

关于

发表评论

表情 格式

暂无评论

登录

忘记密码 ?

切换登录

注册